一次家访

同仁县的教研支教工作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在一年的支教生活中,经历的事情很多,但有一件事值得我深思,它来源于我的一次家访。

高考分数公布后的一个周末,我和一起支教的五位老师利用休息时间去河南蒙古族自治县的一个考生家进行家访。考生才旺扎西是同仁县民族中学的学生,家在离学校220多公里远的河南县宁木特镇夏拉村。虽然他学习成绩一般,但是他刻苦、努力、踏实,学习愿望很强烈,每次和老师们聊天的时候,他都盼望着自己能够考上大学,并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家庭世世代代放牧的状况,他想到大城市去开眼界、长见识、去闯、去拼!但,他落榜了……

在微信中我曾告诉才旺扎西,“只要我们有时间,一定去他的家乡看看。”我想这次落榜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于是找了几位老师一起去他家,借机给他一些安慰和鼓励!

河南县,俗称“河南蒙旗”,这里海拔3600多米,即使是夏天也很冷!从县城沿628县道驱车近40公里,到达宁木特镇,可离开宁木特镇不到五六公里,手机就没了信号,无法导航,也无法打电话,我们只得边走边找牧民打听,缓慢前行,终于在离宁木特镇约十五公里的地方遇到了一位阿吾(大哥),艰难的交流后,才知道我们已经进入了夏拉村。

了解到草原上的村落并不像农业区的村落那么集中,而是几十户牧民散落在广袤草场的山山洼洼里!他也不认识我们要找的才旺扎西!无奈之下,我们翻出扎西发的一段视频给他看,可视频是扎西放羊时的自拍,戴着墨镜,捂着口罩,根本看不出本人的容貌。就在我们一筹莫展时,意外发现了一张扎西和一位中年大叔的合影!我们赶紧把照片拿给藏家阿吾看,没想到他立马认出了扎西和他的爸爸,并告诉我们,扎西的爸爸叫旦正昂杰,是夏拉村一队队长,家在村委会拐过去“不远”的山里!

我们告别藏家阿吾,继续边走边打听,大约又走了十公里,才找到村委会。一位藏家阿姐告诉我们,村委会右拐,沿着砂石路一直走,会看到一座白塔,再继续前行,有一座嵌刻了藏语经文的山,从山的右侧拐过去“不远”处,就会看到一座砖房,那里就是旦正昂杰的家。我们继续在砂石路上颠簸,不时出现许多肥大的老鼠和旱獭,走了十多公里终于看见了那座砖房-才旺扎西的家,一看里程表,竟然从宁木特镇走了四十多公里!此时才明白牧民口中的“不远”是什么概念!虽然一路打听,交流也很困难,但遇到的每一位阿吾、阿姐、老阿妈都很热情。

才旺扎西家的藏獒很凶,我们摁了汽车喇叭,一位藏族阿妈疑惑地走出来,赶走了藏獒,我们连比带划说明来意,可阿妈却什么也听不懂,我们只好又拿出照片给她看,她一看照片,便欣喜地朝着对面的山坡大喊,我听出有“扎西”“昂杰”的字眼!果然,靠着山体的回音,才旺扎西的叔叔骑着摩托车来了,又是一通手语加口语,扎西的叔叔才听懂了一点!他告诉我们,才旺扎西和他的爸爸、哥哥、嫂子都去山里的夏季牧场放牧去了,那里很远,手机没有信号,也没有网络,汽车根本去不了,只能骑马或摩托车才可到达,暂时也联系不到他们。

才旺扎西的叔叔告诉我们,这里的学生上高中确实不容易,离家太远,孩子们一学期才能回一次家。但旦正昂杰一心想让孩子们上学,改变祖祖辈辈和牛羊生活在一起的现状,至少家中要有个“工作的人”。我们没法和才旺扎西的父亲联系,只能让他叔叔转告,希望才旺扎西参加补习,争取明年的高考顺利录取。虽然我们的支教就这一年,但明年省上还会派出支教的老师,老师们都会尽心尽力,我们也会想办法和支教老师们联系,为才旺扎西的学习生活给予更多的帮助。

扎西的妈妈不断做着邀请我们进屋的手势,嘴里重复着“嘉疼古力素”(进屋喝茶)!我们考虑到交谈不是很流畅,也见不到才旺扎西的父亲,只好告辞返回,阿妈一直目送着我们离开!

在返回的路上,大家都沉默着。我们Manbetx苹果版下载地处边远,经济和社会发展滞后,教育水平不高,一定还有很多这样的学生,生活在这样的草原上,他们渴望知识、渴望学习,渴望走出“不远”的大山,到“很远”的地方去开拓视野、增长眼界、学习本领,我忽然感到肩上的担子很沉。快到县城了,一个巨大的广告牌闯入眼帘“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