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话 西宁画院 魅力西宁系列之十五

凤凰山景

3.jpg


《凤凰山》徐子清


“凤台何日凤来游,凤自高飞云自留,羌笛一声吹不落,纤纤新月挂山头。”西宁凤凰山(又曰“西宁南山”),是远古造山运动时早已定制的一座盆景,是南凉凤凰飞临西平给予河湟谷地的一块镇珪,是西汉赵充国屯田以来河湟儿女用血泪浇筑的一处地理坐标,更是“两山愚公”尕布龙情洒汗水及上海浦东与古城西宁友谊桥梁的见证。

古城西宁三面皆山,一条清清亮亮的河流——湟水,从海晏县境内的包呼图山款款而来,紧贴着“九窟十八洞”的烟雨北山,紧贴着“凤台留云、苍翠欲滴”的凤鸣南山,紧贴着赫红浸染的青唐古墙,紧贴着“钟灵毓秀、人文蔚起”的文峰塔……

凤鸣南山,在历代文人墨客及乃至古城西宁这座包容之城寻常百姓心中,已被神化为心灵之故乡。无形之中,不论阳春白雪者,抑或下里巴人,皆在“河湟引凤”亭前达成一种共识:九月九不登凤凰山者,不知“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思乡之情;不登凤凰山者,不知一水衣带西东之悠远;不登凤凰山者,不知落霞孤鹜秋水长天之诗意。凤鸣南山、烟雨北山、浦宁西山与一条湟水相临,其胸襟辽远与诗意,皆溅着“沧浪之水”,她以生命与哲学之高度与意向,鼎立西平,阅读着河湟谷地的前世今生……

“凤凰重来,看古城翻新,万家烟景,悉收眼底;湟水东去,感沧桑变幻,千秋伟业,尽览全程。”千百年来,凤凰的娴静总是系挂在寂静的凤凰亭上,小憩在传说中的孔雀楼间,氤氲在空蒙的麒麟河中,凝滞在苍茫敦实的昆仑山下。

星河灿烂,靓丽在峰顶的凤凰亭犹如一只涅槃重生的鸣凤,演绎着古城西宁“灯光夜夜多如月”的小夜曲,凤凰山的夜伴随着市区的人流攒动,跟着湟水荡漾。

凤凰山静如湖水,洁如璞玉,秀如丹霞。二十余年来,在“绿化尖兵”尕布龙的努力下,昔时的凤凰山嬗变成今之景色秀美的南山公园。南山公园以现代园林建筑之手笔,突出植物造园与造景。整个公园以绿色为背景,映衬亭、廊、桥、墙、楼、阁、水景、置石等园林建筑设施,经过多层次的空间生态组合和植物配置,形成一个个独具特色、精巧秀美的景区景点。

最富有诗意的要数每年的六七月,南山公园成为向日葵的诗园。出水芙蓉、乐翻天、玫瑰情、绿波仙子、欢乐火爆竹等葵花与周边绿意、蓝天白云、潺潺流水交相辉映,勾勒出凤凰山间令人心动的画图。

“水绕青山十万重。”湟水环山,是古典河湟、文化河湟的一道旖旎景致,又是现代河湟、绿色河湟、幸福河湟的一片绮丽风光。

在凤鸣南山脚下,在麒麟河畔,古城西宁的浪漫暗香浮动,河湟引凤的故事清流潺湲——

“危楼冠绝壁,突兀俯千寻。烟拥城中市,花明郭外林。晴花开紫塞,雪色出遥岑。故国空云海,凭高寄远心。”凤鸣南山下有麒麟河流过,麒麟河有南禅寺相伴。寺后南山与凤凰亭矗立,巅峰伟峙,侧畔河流活活,飘然而过,一河一山一亭拱卫着神庙,紫气浩然。

南禅寺当年巍峨雄奇非今日所能绮思。追溯历史,北宋时(公元997~1065)年已建有寺院,明永乐八年(1410年)形成一定规模。大雄宝殿、千佛殿、玉佛殿、三圣殿、韦陀殿、弥勒殿、地藏殿……常年焚香点烛,油灯通亮,青烟袅袅,神气肃然。无论是论及建寺起因,还是说起建寺历史,南禅寺不愧是河湟谷地的“卢克索”,然而它又确实没有埃及卢克索神庙的幸运——能够保持相当的规模幸存至今。清同治二年(1863年)因战乱,部分殿宇被毁后在清光绪年间先后集资和捐资,经过十余年的努力,终于建成以关帝庙为中心的Manbetx苹果版下载历史最古老的汉传佛教寺院。

“彩厦华檐错落连,金刚密迹凤凰边。羌中道上灵光耀,青藏一方净土天。”南禅寺在雪域高原久负盛名,寺庙世世代代香火旺盛,每逢年节,远近各地百姓前来烧香磕头的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尤其在夜晚,凤凰亭灯火阑珊,新月或满月,像搁浅似的挂在凤凰亭上。那清雅圣洁的月光穿透人工的霓虹,径直照进市民心底。曾经,在满月之际,我与友人独立南禅寺,举杯邀月。“独上江楼思渺然,月光如水水如天。”“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沐浴在如水月色中,享受着与月的穿越时空的对谈。

凤凰亭畔,伊斯兰教的先贤陵墓——拱北,又是凤凰山的一大亮点。八角三层的拱北坐北朝南,飞檐秀出,造工精细。拱北四周佳木葱茏,花草茵茵,使凤凰山融入一分简单轻松的静谧和超然之中。

南禅寺、凤凰亭、先贤陵墓……山上山下山里山外风光无限,自然天巧地铺成了苍茫河湟谷地的本色,也悄无声息地融入了世代河湟民众含辛茹苦的沧桑故事。

在凤凰山的致高点,文峰碑、文笔峰更使凤鸣南山锦上添花,也使凤鸣南山成为天下人的凤凰山了。

白云苍狗,物是人非,但西宁文脉的传奇给历经苍桑的凤鸣南山陡增了几分神釆和苍凉。

西平,地处边陲,几千年来战事不断。“民风尚武,不重文化”,继南凉史嵩兴学以来,直至明正统年间,都御史史昭到任,西平郡建文庙,设卫儒学,尚武的民风才逐步得以扭转。因“民风粗俗,崇商气力,率喜战斗”的河湟风气,于明孝宗年间,西平官员决计择福山佳地,立碑禳解。弘治三年(公元1490年),抚治西宁兵备道柯忠“教先于政”措施,经勘定南山凸起的山头——文笔峰为西宁文脉之所在,故命名为“文笔峰”,并在地方官员的支持下,在峰顶建起一处形如碑、状如塔的“文峰碑”。

“文笔峥嵘灵秀钟,新晴更见翠千重,孤高自有凌云势,直作边城第一峰。” 说起文笔峰,地处南山制高点,进小峡一望,恰如玉管指天,气象万千;登高四顾,长空万里,青色满目,西宁三川,凤凰山诸景,尽收眼底,因而以“文峰耸翠”被誉为古湟中八景之一。

文峰碑建成后,经官府和几代士民的维护,一直矗立在南酉山山顶,成为南山的一道风景线。在河湟民众的心中,去了南山寺,拜了文峰碑,才遂了心愿。故除了战乱之年外,每逢文坛盛事,大比之年,这里常常举行一些隆重而虔诚的仪式:每逢盛夏,风和日丽之时,文人雅士也以到文笔峰踏青赋诗为乐事。他们站在这高山之巅,望“湟水雄浑环近郭,雪山迢递接祁连”,抒书生意气,发古今感慨;多少失意文人,考场“孙山”,也常到这里暗祈上苍,哭诉委曲,直到块垒泄尽,才蹒跚下山。

历经数百年的雨雪风霜,加之人为破坏,文峰碑年久倾圮。改革开放后,为保护文物古迹,弘扬河湟文化,张扬西宁人脉文脉,政府投资400余万元,重建高达33米的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的文峰碑。匠心独具的设计,既保护了现存遗迹,又体现了古城西宁昂扬向上、气势恢宏的新时代特色……

“望中湟水三分涨,城里炊烟万户稠。”盈盈湟水,青青南山。凤鸣南山绝配的景致与河湟文化和河湟历史、愚公精神是如此绝佳融合。这不单单是一次自然与历史的偶遇,更像是河湟民众奋斗凝结而成的湟水歌谣中的一段千古绝唱,我们没有理由不仰止,没有理由不珍惜。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