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古堡

5.jpg

六月会上,传统舞蹈“军舞”保留着郭麻日村先民们军垦的遗风。 辛元戎 摄

2.jpg

古堡巷道里,时光仿佛在这里静止。 佚 名 摄

1.jpg

大门上悬挂的柳枝叶枯枝,执拗地在门框上方的门楣间直挺。 佚 名 摄

蜿蜒的隆务河浩浩荡荡日夜兼程一路向北,行走隆务河畔,徜徉在初夏浓郁的花香中,沐浴在落日惺忪慵懒的余晖里,我与小镇仿佛都披上了一件色彩朦胧的轻纱。

隆务地区的群众习惯性地把同仁县所在地称为“热贡”,“热贡”意为“金色谷地”或“梦想成真的地方”,我料想这样的称呼必是寄托着一方子民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愿景。金色谷地的秀丽及其山水的神奇,都得益于曾担任防御职责几百年、并具有悠久历史的那些古城和声名遐迩的热贡艺术,得益于淳朴深邃的多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多少年来,隆务河像一位慈祥的母亲,日夜滋养着此处的山水人文,把一座又一座古城紧紧拥在怀抱,无论穿梭于哪一座古城,都会使人油然而生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

声名遐迩的“保安四屯”就分散坐落在同仁县城。“四屯”即保安古城、年都乎城堡、郭麻日城堡和吴屯上庄古城堡,是明朝洪武到万历年间为屯垦戍边,在同仁县境内修建的四座城堡。明万历后,保安四屯在保安堡中军千总王延仪带领下,忠于明朝,守卫此地,并在计屯(年都乎城堡)、吴屯(吾屯城堡)、李屯(郭麻日城堡)、脱屯(保安古城)筑建了城堡,防御“西海蒙古”。到了清末,屯垦戍边的功能基本废弃,久而久之,这些古城堡逐渐成为民居。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四屯子,如今以其神秘古朴吸引着来自省内外乃至世界各地的游客专家前往此地怀古、探秘。

郭麻日古城堡位于距同仁县城八公里的隆务河中游东西两岸的台地上。

初夏黄昏的那种清凉,能使人瞬间淡定坦然,此刻,那些次第亮起的灯光让我这个独行者仿佛不再孤寂,而是备感温暖。当厚重的阳光托着洁白的云朵,把黄昏里蓝艳的天空铺满整个隆务河上空时,我在古城堡的阡陌小巷里穿行畅游,我的心完全沉浸在古城堡的沧桑往事里。

“郭麻日”藏语意为“红门”,相传早期郭麻日古城堡的寨门是用红铜包裹的,因此得名。郭麻日古城堡是隆务地区保存最完整的古城堡,被誉为中国两千年屯耕戍边史的活化石,是我省唯一的一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古城堡依山傍水,与初夏郁郁葱葱的庄稼地和房前屋后的众多梨树相映成趣,这里是Manbetx苹果版下载藏区比较少见的可以种植小麦的纯农业村。

史料记载,这座曾经镇守边关的军营城堡,砌石为基,夯土为墙,属夯土板筑长方形城池,其东西长260米,宽180米,建筑面积2496平方米,有东、西、南三个城门。沿着入村硬化道路步行约1公里,绿树掩映处,一座上书朱红色“中国传统村落·郭麻日村”字样的石碑赫然呈现眼前,直行向前,抬眼望去,一土墙门洞就出现在眼前,这就是郭麻日古城堡的正门——东门。据城堡里的老人讲,其实东门构造皆为红铜铸造。如今,红色寨门已不知所踪。东门的门洞由8根嵌入夯土中的柱子支撑,门洞之上是土木结构的望台,望台中供奉着嘛呢经轮。这样的嘛呢经轮在三座城门顶上都有设置,也是古堡建筑独具特色的地方。历经悲欢的七百多年里,古城堡就这样静静地守护在隆务河身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成为屯民生生不息的家园。

居住在古城堡里的百余户人家均为土族,岁月荏苒,历史的车轮行进了几百年,城堡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威风,但其神圣不可侵犯的风骨和神异令人肃然。行至城门下,走进幽深狭长的门洞,仿佛进入了一条时光隧道。城内巷道宽仅0.8米,最宽的也不过2米,窄处只容一人一骑通过,巷道纵横交错,既错综复杂,又相互勾连呼应;每个院落,就是一个军事防御单元,院墙高11米,站立屋顶,可用墙头当掩体射杀敌人。如今前来这里的游客,若无村人或向导的引领,恐会觉得身陷“迷宫”而走得晕头转向。巷道设计之奇异、结构之复杂、布局之巧妙实在是令人惊叹,当地人称其为“八卦阵”。

站在城墙下,高耸的残墙在斜阳照射下愈显神秘。任意推开一户人家的院门,严密厚实的大门和土筑厚墙的四合院式庄廓院,以及一些巧夺天工的细节瞬间会惊艳你的眼。在年轻画师多杰的家里,我看到除了整洁的院落和合理的布局外,屋内均以木板做隔扇,室内也有护土炕的木板,墙体均为木板墙围。多杰说,为改善狭小的居住空间,当地土族在自家小院里都会修建二层木结构楼房,这样的建筑设计与我省其他地区乡村民居宽敞的庭院反差极大。四合院中的房屋一般面阔三间,家家都设佛堂,且都设在二楼,佛堂所在的房屋即为上房,与佛堂相邻的不同向的两边房屋即为厢房卧室。得到主人允许,我沿着院内狭窄的小楼梯拾级而上,立于房顶。院落中央,挂着经幡的旗杆在晚霞余晖中屹然挺立。多杰家每间房屋门楣上都有精致的雕刻,这些精细的雕刻,仿佛携着往昔时光在人眼前灿然显现,甚至,从屋角垒砌的鹅卵石及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细密勾缝中、在院落铺设的大大小小的青石片上,仿佛都能嗅到久远的艺术气息。

在多杰指引下,我徜徉在堡内蜿蜒难辨的深巷间,略带凉意的阳光铺洒在身边的高墙上,人家大门上悬挂的柳枝叶枯枝,执拗地在门框上方的门楣间直挺,这是去年端午节插在大门上的柳枝,只有到了下一年的端午,方被男主人取下换上当年的新柳枝。这也是这座古城遗留下来的传统风俗,这一点,倒与河湟地区端午的风俗有异曲同工之处。据说,每逢端午,郭麻日古城的家家户户都在太阳升起之前起床,家中老幼都到自家麦田中打滚,沾染晨露,并到隆务河边洗脸、洗澡,以祈求平安健康;并采新鲜的柳枝带回家,换下去年旧的柳枝,把新柳枝挂在门楣上,以示新的开始。

古城堡里,浓郁的柏香气息氤氲在空气中,我在古朴厚重的城池里晃晃悠悠。古城堡犹如一位驻留在悠长光阴中的长者,古风犹存,并怀揣着曾经的苦难和坚强,记载着郭麻日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每一条巷陌,每一片青石,每一朵雕花,每一桩土墙,以一种洁净优雅的姿态日夜坚守,无论风霜,无论雨雪,这座古城依然一蓑烟雨任平生,它与我就这样在岁月的流年里静默相望……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