湟源浅秋

一直期待一场旅行。

或许名字里带有一个“莲”字的缘故吧,生长在青藏高原的我,却心仪江南水乡荷叶微雨的诗意韵致,总想亲身去体验那江南雨巷里唯美的清愁与优雅,似乎流年里所有的痛能随一阙宋词在迷人的杨柳岸温婉如初,不染悲伤。又一直在忙忙碌碌的红尘琐事里牵绊着,在碟碗碰撞的烟火气中周旋着,年近知天命,却未能如愿。

听说县城郊区修了一座湿地公园,便与女儿起了个早匆匆赶过去了。浅秋的朝阳刚刚升起,大峨博被初升骄阳的光芒笼罩着,巍峨挺拔,北山尖因有一个小峨博台得名墩墩山,刚入秋,墩墩山植被正旺,朝阳下苍翠欲滴,薄薄的炊烟似的白云在山腰游走着,轻快明朗。空气里弥漫着秋季庄稼和草木成熟的味道,路边粉艳的八宝花一路精神地开着,清新可人。郁闷很久的心情如出笼的小鸟般雀跃起来,步行不到一小时,湿地公园已在眼前。

来得有些早,公园离县城又有些距离,所以公园内只有我们母女俩,虽然是在车水马龙的国道旁,湿地公园却有着别样的宁静超然,它由不足一里的狭长的一片路边低洼地修建而成,路边一排茂盛的白杨正好做了屏障,隔开了公园与公路。一进门便是几处花坛,芫荽梅儿与藏金莲在阳光下灿烂地开放着,大金盏花、九月菊姹紫嫣红,芬芳袭人。浅秋,没有薄凉,没有萧瑟,湿地公园,更像是欣欣向荣的一处迷人雅苑。

下了公园门口的坡往里走,迎接你的是绿意盈盈的大片芦苇,两米多高的生态青纱帐整齐划一,湖水静静地倒映着蓝天白云绿树红花和亭台楼阁。这别样的景致突兀出现,让人不由产生错觉,莫不是一下就穿越到了白洋淀水乡?

从前只在电视里看到的青纱帐忽然伸手可及,大片大片整齐地站在你面前,葱茏而清香,长剑形的叶子柔柔地随风摇摆,飒飒轻吟,用热情欲滴的翠绿吸引人靠近它们,要与它们耳鬓厮磨地站立在这迷人的晨光里,舞袖清风,笑指苍穹。芦苇丛内偶尔会有几只野鸡或者水鸟扑棱穿梭,山雀也在苇上荡着秋千,公园内一派生机勃勃。紧挨着芦苇荡的是一片香蒲丛,株株秀气挺拔,褐色的香蒲花棒点缀在碧绿的枝叶间,悦目怡人。原来这就是我小时候用过的“毛腊”,记得那时家里谁的皮肤蹭破了,就赶紧从药屉里拿出一个像小老鼠的东西,从它身上撕点“毛”粘到伤口上,止血又消炎。直接当云南白药用了,据说这是从贵德带来的,我们只管它叫毛腊,今天见了,原来它叫香蒲,还生得这么挺拔秀气,英姿飒爽的。

芦苇丛与香蒲丛紧挨着,好几片相间连成一大片美丽的青纱帐,相依相辅,各领风骚。走在外围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脚下几处木板下流水淙淙,这些水流供养着这个美丽的青纱帐,曲径通幽处绿意盎然,让人不禁称赞起园林建设者的别具匠心来。

迷人的八宝花成片盛开在青纱帐外,上面附一层薄薄的浅秋轻霜,粉艳欲滴。一片鸢尾兰已过了花期,静静地孕育着下一代,可以想见它盛开时这里紫色烂漫的迷人场景。菊花应该是两年生的九月菊吧?一年生的菊花开不出这么大朵的美丽来,而且也不会这么枝叉繁多叶丛茂盛,紫、粉、白三色主导,花团锦簇,引得蜂蝶环绕,馨香十里。

居然还有很多年没见的毛绒菊,看到这些星星点点、普普通通的毛绒菊,记忆的闸门一下子打开了。中学时中秋前回家,母亲说天突然晴了明早会有很厚的霜,园子里这些蔬菜不收完就会让霜打黑了。收完菜,我看树下有一丛毛绒菊开得正旺,让霜打了太可惜了,就想把它移到屋内,满院子找,只找到半截水桶圈,跑去找哥哥给它做个底子,哥哥说这个我怎么会弄?我是一定要,他没办法,叮叮当当弄了半天,才用木板做好了。记得那几株毛绒菊被我移到堂屋大红柜前绿了很久……我不知道初当教师的哥哥,怎样用他白皙的拿粉笔的手为我完成了这个难题,我只知道我的要求他不会拒绝,现在他离开我五年了,看到这些毛绒菊就觉得他就站在我身边,与我谈论说笑着什么。我久久地看着毛绒菊,与它拍了不少合影,思念着与哥哥在一起的那些美好时光,这些普通的小花在我看来和哥哥这两个字一样温暖。

毛绒菊学名矢车菊,有关它,还有一个美丽的故事:相传德国皇帝威廉一世小时候与母亲逃难,他母亲用路边的矢车菊编成花环佩戴在他胸前,后来他被加冕当了皇帝,依然喜欢矢车菊,把它奉为德国国花。

狭长的公园,一边是挺拔林立的青纱帐,一边是路边护拦内的花圃,低洼处那就是美丽的人工湖,听人说这里以前其实是污水处理厂,现在被治理得水清景明,湖面上,像地理分布图一样漂浮着绿油油的水藻,“浮萍破处见山影”,远山、蓝天和白云倒映在水里,早晨的阳光静谧地照耀着,湖面安祥宁静,偶尔会有一两处冒着小水泡,水圈儿就晕开来。扑棱棱,湖边芦苇丛中忽然惊起几只白鸽,打破了湖面的寂静,在阳光下白得晃眼,轻灵地滑过湖边白杨树梢不见了。

湖心亭的建筑风格简朴又不失大气,亭子与木栏栈道只用中黄漆漆着,明朗柔和,与湖边的三层观景楼风格统一,观景楼四面通透,花窗线条简单明快,登上三楼,群山怀抱中的湿地公园一览无余,也许这里更适合一个素色旗袍的女子出现,她亭亭玉立,留恋在湖心亭,看被秋风吹倒的两三枝芦苇轻拂湖面,鱼戏鸟飞,心生思念静默成诗,或者她会携一袖暗香流韵,出现在观景楼圆形窗前,与青纱帐九月菊一起相映成一幅江南美景,温暖着这高原浅秋。

沿南边护栏返回,护栏里一长溜一米宽的芫荽梅儿精神地开着,摇曳在朝阳下,窄窄的青石路另一边是芦苇帐与香蒲帐,我贪婪地用手机拍着,不想放过每一处美景,不料女儿却拍了我贪婪拍照的样子。湿地公园,绿的世界,花的海洋,我还会再来的,我要一睹“芦花两岸雪,江水一天秋”的芦花飞雪,想要看芦叶慢慢枯黄深情摇曳在高原季风里,想要看它冰封雪覆湖面亭台的冬季水墨图,更要看它生机勃发、蓬勃四月的春天美景。

从门口回望,秋阳暖暖地照耀着,湿地公园一派安详宁静,随便每处就是美景,给壮美的高原赋予了别样的温润与诗意,原来,我要的风景就在身边。

责编:张晓宏